奶泡味的汤圆

是All农玩家

(橘农)蠢

*ooc

*求评论🙏

*老梗沙雕老梗


正文开始↓一发完


00.


「林彦俊?」陈立农一辈子都不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。平时总喜欢欺负弱小的校霸林彦俊蹲在电线杆旁喂流浪猫吃东西?!


被叫到名字的人没有抬头,听到不熟悉的声音所以不以为意,「你是谁?」


「…我是你三年的同桌陈立农…」


「……」顿时有些尴尬,林彦俊这才抬头看陈立农…


我什么时候有一个长得这么蠢的同桌?????


或许陈立农有一种魔力吧,把人给逗笑的魔力。


「原来你会喂流浪猫…」


「你说牠吗?」林彦俊指了指正在吃东西的橘猫,「牠不是流浪猫,至少对我来说不是。」


「牠叫什么名字?」


「小橘。」


01.


经过了这段小插曲,林彦俊至少不每一节都睡了。


「你怎么没睡觉?」


「白痴,老师在说第13题的笔记,你抄到第23题了。」


「诶?」陈立农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抄错了。


「真蠢。」陈立农好像瞄到了一眼林彦俊的酒窝…


可是酒窝不是在笑的时候才会出现吗?????


02.


破天荒,林彦俊一上午的课都没睡觉,这让陈立农十分困扰…


「白痴,医生的英文是doctor,不是docter…」


「16×16=196?你没救了…」


「小脑斧都不知道是什么,是真的有在蠢欸!」


「蜘蛛不是昆虫啦笨蛋!」


「……」陈立农怨恨的看着林彦俊。


「干嘛!」


「没事…」


两人的感情升温的很快,林彦俊每天早上都会给陈立农带一瓶草莓牛奶,中午给陈立农講題,放學一起回家。


直到林彥俊没来学校,座位旁边空荡荡的,但桌上依旧有草莓牛奶,只是瓶底压了一张纸条…


“农农,保护好自己。”


「烂人哦…」陈立农有很强烈的不安掐着自己的心脏,但还是忍到了放学才去找林彦俊。


陈立农跑到了林彦俊家,就看到跪在门外的林彦俊,「阿俊!」一旁还有被林彦俊养的小橘。


「你怎么来了?」陈立农看着林彦俊全身的伤,马上就红了眼眶。


「疼吗?」


「你是小孩哦,这么爱哭。」


林彦俊余光瞄到黑影,下一秒才看清是自己喝醉发疯的老爸拿着酒瓶,「陈立农!」


看着酒瓶在林彦俊的肩上破碎,更激怒了男人,拿起一旁的棒球棍就胡乱往林彦俊身上打,陈立农抱住林彦俊试着想帮他挡掉一些伤害,无措的眼泪夺出眼眶,紧紧抱着林彦俊不知道多久,或许是邻居打的电话吧,有警车来到现场,男人才赶紧松手。


「林彦俊…」他只穿着短袖,陈立农摸到渗透出衣服的血,背后都湿湿的,眼泪流的更猛,只听到林彦俊说的最后一声:「好好保护自己…」


03.


陈立农现在在病房外,而林彦俊在病房内。


「我们已经替病人包扎好了,幸好没伤害到病人的头部,有内伤,别给病人太大刺激,你可以进去看他了。」


「阿俊?」


「干嘛!嘶——」


「你现在讲话不要这么用力啦!!!」陈立农看着一脸很不舒服的林彦俊,「其实你可以不用帮我挡的…」


「白痴!你皮又没我厚!真的有可能会被活生生打死你知不知道啊!」


「…」陈立农欲言又止,「你爸为什么打你…」


空气凝结,陈立农恨不得咬断自己舌头…


「他看到我的电脑,」


「蛤?」林彦俊死盯着陈立农。


「他看到一个男孩的照片。」


「他看到我打的日记,」


「我经常打跟这个男生的日常。」


「我早上会帮他送草莓牛奶,」


「中午给他讲题,」


「放学跟他回家。」


「我开始不再打架,」


「并且认真读书,」


「但我不想认真写考卷,」


「因为那个男生很笨,」


「如果我太聪明的话会显得他更笨。」林彦俊笑了出来,伴随很深的酒窝。


「陈立农,你都不好奇那个男生是谁吗?」林彦俊看着陈立农再次发红的眼眶。


「我最后在电脑打上,」


「这个男孩很蠢,让人想保护他一辈子。」




……「陈立农,我能保护你一辈子吗?」


—END—


番外:


00.


林彦俊很sad,他现在人重伤,自家小男友竟然抱着那只胖橘猫在旁边玩?!


「陈立农!」


「干嘛?」


「别跟小橘玩了跟我玩…」


校霸的高冷人设宣告崩了!!!


01.


林彦俊的伤口在复合了,也可以说是几乎好了。


「吃粥了。」陈立农认命的喂林彦俊,一口接着一口吹凉了又喂。


「宝贝吃了吗?」


陈立农摇了摇头准备喂林彦俊,嘴里就被运送了一口粥,还夹杂着口水跟舌头?


反正林彦俊亲完之后就躲回棉被说他吃饱了。


「这家好吃。」


陈立农刷一下的脸红了,如果你认真看,也能看到某人的耳尖也好红啊。